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最低工資調高到三萬元

很久沒寫文章了,但是這幾天看到總統候選人辯論會的新聞,忍不住想說一些話

"""
昨日一開始申論,朱立倫先為國民黨執政八年「做的不夠好」道歉,同時提出「戰略三策」:一是將台灣最低工資由現時20,008元新台幣(下同,約4,700港元),在四年內調高到3萬元(7,046港元),加幅逾五成;二是富人加稅、企業減稅,學生助學貸款畢業五年一律免息;三是發展兩岸關係開拓國際空間;朱稱此三策可讓台灣「大翻轉」。
"""
新聞:http://mingjingnews.com/MIB/news/news.aspx?ID=N000128043


我個人認為富人加稅、學生助學貸款五年免息、還有調高最低工資都是毒藥。我想這邊「大翻轉」應該就是讓台灣徹底完蛋的意思。朱立倫選上總統的機率雖然極低。但是看到一個台灣總統侯選人、新北市長,還曾經是一個台大教授的身份提出這種政見,真的讓人非常擔心

我今天先來說最低工資,改天如果有空再說別的

看了新聞上其他人對這個最低工資政見的批評,更讓我傻眼,基本上就是覺得還調得不夠多,竟然有人說要調到四萬元。裡面只有一個郭恭克頭腦清楚,批評說朱立倫根本不懂基本的經濟學

市場上的交易都是你情我願,能夠發生交易就是對雙方都有好處,才會發生,其中一方覺得對自己沒有好處就沒法達成,所以自由交易是好事,對買賣雙方都會帶來利益,整個社會的產出也因自由交易而增加了

規定基本工資為三萬元的意義是什麼?其實就是禁止三萬元以下的交易發生,就是強迫干預市場,讓某些交易不能發生,這樣的結果就是讓市場變得沒有效率,本來很多交易能創造出勞資共享的利益,現在卻被政府用一個冠冕皇堂的理由禁止了

舉個例子,如果說政府突然覺得口香糖商人很可憐,想照顧他們,就規定說「最低口香糖價格」為一條五十元,也就是說現在低於五十元的口香糖不淮賣了,政府想說這樣子口香糖商人就會過得很幸福,口袋裡滿滿都是錢。但實際結果當然就是原本低於五十元的口香糖完全就沒有人要買,本來十元的東西為什麼消費者就要出五十塊,他們可以拿這個錢去買其他的替代品。失去了賣五十元以下口香糖的權利,口香糖商人其實也苦不堪言

回到勞動力的市場,規定最低工資的結果,最可憐的就是原本工資價格在市場上達不到三萬元的人,現在市場上沒有三萬元以下的工作,這些人現在很有可能會失業。他們原本有機會可以先拿低於三萬的薪水就業,再從工作中得到經驗提升自己的價值,日後還有機會提升薪水,但是現在連這種機會都沒有了。本來應該是要照顧他們的政策現在正是在害他們

站在資方的角度,假設我有一家飲料店,我怎麼考慮要不要多雇一個人?其實就是看雇用一個人的邊際收益:例如雇用了一個人之後可以再多賣多少飲料,還有雇用一個人的邊際成本:例如雇用一個人的工資、管理和空間成本,收益和成本兩者比較,如果長期而言能多賺錢就會再雇用。規定最低工資會讓雇用人的成本上升,如果雇用一個人的成本超過了邊際收益,飲料店老闆覺得不划算,就不會再多雇用一個人,這樣原本的一個工作機會就從市場上消失了。而且老闆和潛在的員工本來可以多賺錢,消費者也可以多喝到幾杯飲料,現在這些都被政府進來破壞掉了


規定最低工資會讓工作機會變少,而且會讓最低薪的勞工失業,而且傷害總體經濟產出


勞工總是想找到錢最多福利最好的工作,雇主也一樣,他們總是想用最低的工資找到最好的人。價格是每個人分別為自己最佳化,還有雇主們之間和勞工們之間競爭之下的巧妙產物。政府想介入強行限制價格,破壞市場,只會把台灣已經停滯的經濟弄得更慘



(沒錯,很多國家都有最低工資的法規,包括我在的加州,但這不代表它就是好東西。這個東西厲害的地方就是它很容易幫政客騙到選票,所以很容易得到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