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7日 星期六

Formosa Betrayed好看


今天去看了Formosa Betrayed
比想像中好看很多

故事是虛構的,基本上是用
江南案陳文成命案林義雄宅邸命案
這三個事件編成的
有些地方有點誇大也有些主觀
但是基本上代表了台灣一些人的意見
某種程度上也反應了台灣當時的社會
劇情編得還算不錯,拍得也不錯
我推薦大家去看看

我想很多人會有很強烈的意識型態(對於國家未來的某些執著)
多半是因為過去週遭的人,有曾經歷過那樣不公平的對待
這些意識型態隨著家庭或是朋友這樣傳了下來
就像外省人對中國的認同,也是從家人從小這樣養成
其實外省官員抱著隨時會被侵略的壓力在治理中國
他們的行為也是可以理解的

試著去了解歷史和真相,是一件好事
但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
未來台灣要怎麼走才是最好
其實值得我們客觀地去思考
思考在現實環境下,怎麼樣才是對經濟最好
讓大家能幸福
不應該讓我們的情感主導這些決定

情感上我是綠色的,我的爺爺雖然從中國來的
但是因為他來的時候才14歲,所以我們家非常台
但我每次看到選舉時有人用這種情感訴求來得到票
就覺得非常反感

台灣最強的產業,是電子製造業
台積電、聯電這些半導體廠
聯發科、端昱這些晶片廠
鴻海、廣達這類系統廠
台灣的這些產業,非常強
台灣的特長就是把東西做便宜,削價競爭
但這樣的東西能夠做多久
我們能不能像韓國一樣,賣自己的東西
如果善用中國的市場和資源,應該可以得到不少好處
我知道我現在聽起來像是深藍
我其實只是試著客觀地在想這些問題

在美國,我看到美國outsource許多東西到印度
原因是印度和美國一樣說英文,人力優秀又便宜
台灣和中國有一樣的條件,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合作
很多很多新的合作方式可以產生很多價值
這是雙贏的局面

我想說的是,台灣和大陸的經濟目前已經非常密切
但是我想裡面還有很多合作的方式
我們需要拋棄情感上的成見,開放心胸
務實地去想這些問題

對這些東西,我完全是外行人,我只是個工人
但看到台灣最近似乎都沒好消息
心理很擔心,隨便說了自己的想法,大家不要太在意

又離題了,今天難得地連寫了兩篇blog
而且都離題了,哈

我喜歡上班

我覺得上班是件令人開心的事情
所以我幾乎都不會在家工作
(在美國有些公司的職位可以讓人在家做,軟體工人就是一種)

喜歡上班的理由是
一、有三餐+點心,好吃
二、有零食吃還有飲料喝
三、有程式可以寫,我喜歡寫程式
四、有超快網路跟30吋超大螢幕

上班到現在已經滿八個月了
從原來完全不會java也不懂linux
經過八個月努力學習,迎頭趕上
到現在我已經可以憑良心說我的生產力非常好
前幾天查了svn log(看不懂的人請跳過),抓我的名字出來看
發現自己做了好多事,很有成就感
跟同組的人比起來,以量來說算是做得很不錯

當初選了這個工作,真是正確的決定
不過再也沒用到我學了十年的信號處理了,非常可惜
最近可能會接一個contractor的工作
這工作主要的技能就是通訊、信號處理的知識
這應該是我學了十年,下山之後第一次要用所學的功夫

我想到最近聽到一個的故事
我不太會說故事,所以說得很爛請見諒
有個人跟他師父學了十年的殺恐龍功夫
最後終於學成了所有的招式,成為一個殺恐龍的絕頂高手
準備下山去殺恐龍了
結果下山之後,才發現這世界上一隻恐龍也沒有了
最後他回去找師父,師父告訴他說
「你就找個山頭,教大家怎麼殺恐龍吧」

這故事是從個朋友聽來的,那朋友是經濟系的
這是她的教授在課堂上講的,道出了學經濟這種學科的辛酸
不過我後來查這故事有很多不同版本,也不知來源為何
總之這故事的重點是,山頭是封閉的
山上的人不知道山下已沒恐龍了,還努力的學習
這點就跟學術界很像

我也像這個殺恐龍的學生
學了十年的功夫,最後也沒有用到,我也不想教人家殺恐龍
最後只好下山殺一些牛、豬啊 這些真實存在的動物

哦~離題了,看標題覺得怎麼會寫到變這樣
不過我也懶得改,就寫到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