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9日 星期六

今年的成績

我的16週訓練計畫今天結束了
早上去操場測了個5k,成績是22:40
我覺得我可以跑得更快,只是配速配得太差
一開始衝得太快導致後來非常沒力
不過這樣也好,下次才有空間可以進步

我的16週計畫在這頁的最下面的previous training plan
除了漏掉一次長跑和兩次輕鬆跑之外,我都有照著計畫訓練
自從我改成早上跑步之後,就能很規律地照計畫訓練
因為早上沒有什麼事情能干擾跑步,只要能爬得起來就行了
這個計畫是用Runner's world的smart coach計算出來的
在用這個計畫之前我都是隨便亂跑亂練
這一次跟著這個計畫讓我學到了很多觀念
讓我學會休息和訓練的節奏
還有誠實--面對現實、不要過度訓練

下一次的計畫已經做好了
是用這本書Run Less Run Fast裡面的計畫
上次16週的計畫算是base training
這次的計畫才是真正要用來提升速度的
其實作者的網站就可以下載計畫和計算配速的方法
不過他們的計畫比較激烈,一週有兩個速度訓練
長跑的配速也比一般的練法要快
所以我建議如果一週沒有40mile以上的訓練量的話
還是用Runner's world的smart coach比較好

希望明年能跑快一點

2007年12月20日 星期四

好看的暴力漫畫

最近放假,在家看漫畫
昨天看了新一集的「劍豪生死鬥」
覺得這套漫畫真是好看到不行

我很喜歡看這種純粹暴力打鬥的漫畫
覺得很刺激,可能是腎上腺素分泌使人產生快感
在這裡推薦幾個我喜歡的暴力漫畫

一、劍豪生死鬥
偶然間在漫畫店發現這套漫畫(是的,LA有漫畫店),翻一翻覺得很寫實,總是砍個肚破腸流、生死關頭,不會像一些少年漫畫那樣拿刀劍打了半天都只有擦傷然後每個人最後都不會死又改邪歸正。它的劇情相當變態,裡面的人都有些瘋狂的執著,漫畫裡面沒什麼善惡觀念,就只是想砍贏別人而已。故事從一場決鬥開始講起,決鬥雙方是一個跛腳盲人跟一個獨臂人,之後用倒敘法講這兩個原本是師兄弟,後來變成仇人的故事。








二、浪人劍客
看到封面上這個人,你可能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個人不是古裝版的櫻木花道嗎?哈,沒錯,因為作者就是井上雄彥,所以看這套漫畫的時候會覺得好像看到灌籃高手裡面的人拿刀在互砍。這套漫畫也是很寫實,就是砍到肚破腸流,死亡和暴力讓故事很有緊張感。故事是以宮本武藏為藍本而編的虛構故事,劇情也是非常精采。像這類劇情好的漫畫通常都是由小說改篇的。






三、刃牙
這套漫畫跟JOJO冒險野郎一樣,都是陪伴我長大的好朋友(所以說看漫畫的小孩也不一定會變壞嘛)。它一共有三部,現在新的一部叫範馬刃牙。跟前面兩套漫畫不同,這漫畫沒啥劇情可言,基本上就是一群格鬥家包括空手道家、柔道家、拳擊手、軍人、流氓…在打架,打鬥的原因只是想證明自己才是地球上最強的人類(或是生物)。我知道這聽起來非常白痴,沒錯,它就是這麼白痴,但是真的很好看。

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

投票制度

我在上一篇「對兩極化社會的感想」裡面寫了
用不同的投票制度或許能改善台灣社會的兩極化現象

我一開始會想寫這篇文章
是因為我想到像沈富雄這樣的人
為什麼會在台灣的政壇失去舞台?
其實他算是一個蠻中性而理智的人
我覺得台灣的政壇毫無疑問的需要這樣的人
而且藍綠兩方對他的評價應該都不太差
只是他的立場不夠強硬,無法得到死忠的支持者

我用一個過度簡化的例子來說
如果說泛藍的選民對沈富雄的評價是60分
泛綠的選民對沈富雄的評價是65分
但是泛藍的選民對王世堅的評價是0分
泛綠的選民對王世堅的評價是70分
這樣是不是表示沈富雄比起王世堅而言
更應該代表民意,更能做出符合大家期望的事
但是現在的投票制度會讓我們選出王世堅而不是沈富雄
所以現在的投票制度會鼓勵候選人鎖定一小群人
而且不惜得罪大多數的人

我覺得我說的這種投票制度應該老早就有了
而且應該早有人研究過
畢竟我只是個門外漢
所以我去wiki查了一下,發現這根本就是一個學門:
"The study of formally defined voting systems is called voting theory, a subfield of political science, economics or mathematics."
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去wiki看一下,中文版的wiki也有
不過有一點點不一樣,有些小地方沒有翻譯出來
尤其是在current development那一段

wiki裡也有提到
這些研究也刺激了一些地方的選舉制度的改革
但是規模都非常小
在這些先進國家裡面推動這種改革都已經很難了
我想在台灣要推動這些選舉制度改革更難
想讓立法院通過這類法案
就好像叫立法委員打破自己飯碗一樣
誰會想改變自己已經打贏的遊戲規則呢?

2007年12月15日 星期六

對兩極化社會的想法

最近正在讀Obama的書:Audacity of Hope
他的文筆還不錯,又很幽默,我很推薦這本書。
我讀到他在書裡面寫了現今美國社會的分裂:
"The country was divided, and so Washington was divided, more divided politically than at any time since before World War II"
他提到關於很多不同的議題,美國人都有著兩極化的意見:
"Across the spectrum of issues, Americans disagreed: on Iraq, taxes, abortion, guns, the Ten Commandments, gay marriage, immigration, trade, education policy,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the size of government, and the role of the courts."
這讓我想到了台灣,台灣的社會也有這種逐漸兩極化的現象。
在太平洋的兩端,一個小島國和這個巨大的國家
在同樣的年代,有著同樣的問題。

我認為通訊技術的進步是一個主因
(當然這有很多複雜的歷史因素,不過我想這是一項關鍵的因素)
現代人比以前的人有更多的管道去接受資訊
媒體在高度競爭之下,為了迎合大眾的胃口
往往只報導、販賣最最激進的資訊
例如嗆扁、嗆馬、抗議、拆除/保護中正紀念堂那塊招牌
譁眾取寵的人總是能得到舞台
但像是有人認真的研究某項重要的民生法案並一手將它促成
這類的資訊因為無法刺激觀眾的胃口
往往只能得到很小的篇幅,或是完全沒有人知道
我還記得小時候的新聞都只有半個鐘頭
但是現在的新聞是24小時播送,而且有無數個電視台在競爭
這樣的競爭使得重口味的新聞成了必要的手段
除了重口味的新聞之外,政論節目也愈來愈重口味
罵不夠兇的就沒有人要看,因為不夠過癮
這些節目雖然都自稱中立
但是那一個節目有什麼樣的立場,是再清楚也不過了
所以那些收看政論的節目的人,在政治立場上也漸漸向兩端移動。

在這樣的狀況下,如果你是一個政治人物
下一屆你想要當選,你會怎麼做?
當然是做一些極端的事情,說一些極端的話
像是帶頭去中正紀念堂嗆一嗆對方的人馬
因為只有這樣做,才能被報導出來
才能得到某部分選民的認同,下次選舉才能連任
才不致於從政治舞台消失
就這樣,這類極端的人,成為社會的發言人,代表了社會的意見
這些極端的人,沒有證據就隨隨便便指控別人
或是人身攻擊,但是這些人偏偏就是媒體寵兒
台灣的社會並不需要這些激進的人
在還沒解嚴的台灣社會或許還需要這些人
但是在現在這樣高度民主、高度言論自由之下
台灣需要的,是溫和、務實、穩健
有著工程師個性的從政者(而不是律師個性的從政者)。

我常常思考一個問題
為什麼現今的民主制度會讓台灣走到這個地步?
我覺得我們這一代受的教育
讓我們覺得民主是一個不容許討論的道德問題
但是我認為民主只是一種人類社會權力分配的方法
並不是終極目的,人類的終極目的應該是人類全體的幸福(還有公平)
如果現在的民主制度總是讓走極端的人當選
而使得政治腐敗、沒有效率,我們就應該重新檢討這個方式

極端的人為什麼會當選?
如果你問問你身邊的人,他們對這些極端的政治人物有什麼意見
你會發現其實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歡他們,那他們為什麼能當選?
因為他們總是能得到光譜兩端的人的支持
一個立法委員要當選,只要得到少數人的支持就能辦到
所以立法委員只要鎖定少數票源,就能夠當選
例如說,如果有個立法委員的政見是從全國人身上掏出十塊錢
把這些錢拿給特定的一小群人,這個立法委員就有機會當選
但是這樣的財產重分配可能是劫貧濟富,而且對經濟可能有害
這樣的例子聽起來很荒謬,但是老農年金不就是像這樣嗎?
還有各種的貿易保護政策不就是這樣嗎?
這類的政策的特點就是圖利少數人
但是多數人因為損失不大,所以也不會有反對的聲音
但是這樣的政策卻對整體的經濟有害
這就是現在投票制度的缺點,圖利少數人
或是站在光譜兩端的人容易當選,變成一種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我有一個有點荒唐的想法
但是我自己覺得這或許有點道理
這個想法就是,在民意代表的選舉
除了投贊成誰當選之外,我們還可以投下反對誰當選
為什麼大部分人都不喜歡的人可能當選?
因為現今投票的制度無法量測反對的意見
如果能夠有一個方法量測反對的意見
那些圖利特定團體,還有譁眾取寵的廢材就不會當選
就不會有人隨意的指控、攻擊,說不負責任、極端的言論
因為下次選舉他就會得到一大堆反對票而落選
而那些溫和、穩健的人就更能出頭
反對的票可以有比較低的比重,例如10票反對票抵1票贊成票
或是選民對於每個候選人都可以單獨給予喜好度像是-1,0,1,2,3
不過這些只是細節
重點就是要用量測反對意見,來阻止政治人物的兩極化
隨著計票技術的進步,我們也能用更複雜的投票制度來量測民意
或許能突破現在政治的困境

2007年12月10日 星期一

最近看/聽的書

我一直覺得閱讀的習慣很重要。除了每天在internet上面亂讀東西之外,讀一些比較精練過的資訊(像是整本的書),我覺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因為這不但可以得到別人精練過的知識和觀念,也很有趣。我覺得一個人的作為很大的一部分取決於他的視野,而一個人的視野除了取決於他的環境,還取決於他的閱讀。所以我一直會放一本書在客廳和一本書在馬桶上,沒事就看個幾頁。我覺得閱讀是要練習的,尤其是用第二語言來閱讀的時候,如果沒有一定的速度,沒辦法在固定時間內得到一定的資訊量,就會覺得很無聊,就會想放棄。所以閱讀的習慣/能力必須要慢慢養成,一開始總是比較無聊,後面有了速度,就能讓作者用文字帶著我們的思想去翱遊(哈~我很會講冠冕堂皇的話吧)。

最近養成了一個新的習慣,就是一邊跑步一邊用ipod聽有聲書。以前跑步的時候我都是在亂想一些事情,或著是專心在跑步姿勢上,其實有時候其實還蠻無聊的。最近突然想到用ipod來聽有聲書這個idea,接著我就去找了一些有聲書,這幾個星期以來都是邊聽書邊跑。每天我大概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在跑步,其實這時間還蠻可觀的,跑步的時候完全沒辦法做別的事情,也沒有別的東西讓我分心,用來專心聽書真的是再適合也不過了。我現在覺得每天早上都迫不急待的想要去跑步/聽書,這已經變成我每天都要做的一件重要儀式。

下面是幾本我最近聽/看的書
這個與其說是書不如說是脫口秀節目,這位女士是美國蠻有名的脫口秀主持人,這書的內容還蠻搞笑的,不過在搞笑之中也說了一些她個人的一些價值觀,也有一些嚴肅的成分。我覺得這書還蠻輕鬆有趣的。








這是一本心理勵志類的書,雖然看這類的書感覺很俗氣,好像我看了這種書就好像透露著我的人生有問題,不如看一些文學著作比較高尚、有水準。但是說實話,我還蠻喜歡看這類的書,我覺得一個人想辦法要讓自己過得好一點沒什麼好可恥的。畢竟這些人有成功的經驗,還有觀察過無數人成功的經驗,從他們身上應該可以學到些東西。
這本書主要的內容就是說,人沒有辦法克服對新事物的恐懼,只要我們一直在求新求變,我們就會一直有這些恐懼,因為這是演化的結果。但是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去做,做完之後你就不再恐懼了。還有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我們的恐懼多半來自對為未來的自己不信任,我們覺得我們沒辦法應付即將發生的狀況,所以我們覺得恐懼。




這一本也是有點搞笑的書,這本書的作者是個政治人物,他曾經參選過美國總統,這書裡面算是他的政治思想的宣傳兼搞笑,這本書在amazon上還賣得不錯。不過他是有點極端的保守派,裡面有些性別岐視和宗教的觀念讓我非常不能苟同。有時候誇張到我真的分不出來他到底是認真的還是在搞笑。不過聽一聽了解美國人也有這種價值觀也算是開一下眼見。









這一本是我最近看的書,不是用聽的,它是在馬桶上被我看完的。一開始是在runner's world看到它的介紹,後來就去買了。是一本講跑步訓練的書,主要的觀念就是,他們主張要練跑步不需要練那麼多milage,只要能夠有一定的速度就可以練得很好。他們有找一些人來用他們的方法訓練,後來這些人的成績都進步很多。不過我覺得這些「實驗」的結果有點令人懷疑,因為缺乏對照組。這些人如果用其他的計畫,在同樣的資源下也有可能進步很多。
不過這本書有很多關於cross training、stretching、營養、休息...等等的知識,都很不錯。作者們是大學教授和教練,專門從事運動的研究,所以這些說法有很高的可信度。我或許明年就會用他們的計畫來練練看。


差一點忘記講這本書,其實我以前就看過這書了,現在想要複習一下,而且用聽的有不一樣的感覺,這本書超長的,有九個小時。這書的主旨是在解釋大陸上人類的歷史為什麼如此發展,為什麼是歐亞大陸的人抓了非洲的人做奴工然後殖民美洲,而不是非洲人去抓美洲人做奴隸殖民歐亞大陸?主要的關鍵在於世界上植物和大型哺乳動物的分布,這些因素影響了農業發展,農業發展之後人們才能密集生活,因而造出了槍和鐵還培養出了最髒的細菌,這些東西讓歐亞大陸的人類征服/滅絕了美洲大陸的人類。這本書客觀地解釋了世界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