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3日 星期六

這學期修的課


這學期我修了三門課,以一個第四年的研究生來說,真的有點多的不尋常。通常在這一年的研究生應該是要每天待在實驗室裡做事。拿選課單給我老闆簽的時候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我老闆還問我說課是不是應該已經達到標準了,他說達到標準就不要再修了,要留時間下來做研究。他還指著我的L110(課號)說這是不是英文課,我說是西班牙文,他說你為什麼要修這個,我也只能誠實地回答說是為了好玩。

我修的三門課,除了西班牙語,另外兩門是數學課:一門是講矩陣理論跟組合問題,另一門是講用代數來解最佳化問題(看不懂請直接跳過)。會去修這兩門數學課其實是覺得跟研究有關的,多學一些把戲也還蠻實用的,以後可以拿來用在研究上面,每次都只會使自己本門的功夫,覺得有點不足,而且多懂一些東西又沒有壞處。

另外還有西班牙語,會去修的原因就是覺得好玩。去學西班牙語讓我感覺到學一個新語言其實真的很難,我都忘記了以前小時候學英文有多麼困難。光是學一個從一數到十就學得要死了,更不用說一大堆字要記:桌子、椅子、時鐘、鉛筆…所有的字都要學。還有西班牙語的文法也很麻煩,名詞和動詞都有分單複數和陰性陽性,真是超累的。不過上這個課實在很好玩,每次都會玩一些要說和聽的小游戲,像是老師會叫大家報數,例如說從1報到30之類的。氣氛很熱鬧,每次上課都覺得一下子就過去了。

對於上這個課,我還有一個感想。我發現語系相近的人學得比較快。一開始這門課還有幾個亞洲人,後來只剩下我跟我老婆兩個(我老婆也有去旁聽哦)。我猜原因就是他們覺得自己在這課堂上表現得不好,拿不到A吧(不過我沒在怕,拿B就拿B,又不會死)。這個語言對我們真的比較難,因為它和我們的語言相差太多。歐洲人的語言至少都有一些相似性,像是文法和發音的方法,所以他們學的比我們快。而且美國人平常就可以接觸到不少西班牙語,所以學得更快。不過如果叫歐洲人來學中文他們一定覺得難到死了,光是要記這些像圖形一樣的字就可以把他們頭腦塞爆了,還有音調的變化也很難,以前我教我室友講一到四聲,教了老半天他還是把四個音講得差不多。

雖然很難還是想要學,覺得多會一個語言蠻有用的(可以用來講別人的壞話~科科)。

2007年10月8日 星期一

運動使人聰明


最近透過lifehacker看到了一篇有趣又實用的文章,這文章有點舊了(一個多月前),原諒我如此過時,我還是想在這邊分享一下。這篇New York times的文章主要的內容是在討論運動和腦神經生長的關係,寫得真的很好,很多地方的手法(引用、logical flow)讓我覺得真的很像一篇paper,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都交代的很清楚。在這裡忍不住又想罵一下台灣的記者了,真的差人家很多,台灣的記者朋友們要加油,看一下人家是怎麼寫的。

我在此摘要一下這篇文章:

早在90年代,就有人發現籠子裡有跑步機的老鼠在迷宮實驗裡表現比較好。但是卻沒有好的理論去解釋這個機制。

後來就有人用一種染劑去打老鼠,這種染劑會染在增生的細胞上,後來幹掉老鼠之後解剖,發現老鼠的腦裡有很多染色的細胞。這個結果很令人驚訝,因為以往大家認為腦子裡的神經細胞並不會增生,而是在出生的時候就決定了,之後就只會慢慢死亡。這項實驗推翻了這個說法。而且他們發現,有在運動的老鼠,增生的細胞是沒運動老鼠的兩三倍多!

但是只有老鼠的結果又沒用,因為我們又不是老鼠。所以這位研究者就去解剖癌症的死者。因為癌症的人生前都會打染色增生細胞的藥劑來追蹤癌細胞的生長,所以同樣在死老鼠上的實驗也可以用在他們身上,結果他們也發現了類似的結果。

今年春天,又有人做了另一個實驗,內容是找一組人,讓他們一個星期做四次一個小時的運動,十二個星期之後,如預期的,這些人的VO2max(人體單位時間最大用氧量)都上升了,就是說他們體能都變強了。但是變化的不只這些,MRI掃描的結果發現,這些人流入海馬體(hippocampus)的血液量變成原來的兩倍。海馬體掌管記憶和認知,超過30歲之後海馬體就會縮小(整個腦都會),所以人老了學習能力會愈來愈差。這個研究也同時測試這些人的記憶能力,發現他們的記憶能力都顯著變好,而且變好的程度和他們VO2max提升的程度成正相關。

另外一群研究人員也發現,在經過六個月的有氧訓練之後,MRI掃描的結果發現受測者的腦中各處的血管和神經都有顯著生長。

不過這些改變後的機制仍然不明。但是可以確認的是,運動確實是對腦神經有很大的好處。最後,一位神經學家說,常常有人問他說,要怎麼做才能保護頭腦的功能,他說他告訴他們: "Put down that glass and go for a 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