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比特幣

比特幣建立在區塊鏈技術之上,區塊鏈是一種速度很慢的分散式資料庫,資料庫裡面存著有史以來所有的比特幣交易資料。任何一台電腦都可以透過網路加入比特幣的區塊鏈,成為分散式資料庫中的一台機器,幫忙記錄比特幣的交易。參加比特幣區塊鏈的機器有機會能得到比特幣做為獎賞,這就叫做「挖礦」。設計這種獎賞的目的是要讓更多機器加入區塊鏈,參加比特幣區塊鏈的機器愈多,這個資料庫就愈不容易被破解,因為必須要控制一半以上的機器計算能力才能作弊

比特幣交易的時候,你把「我要付多少比特幣給某某人」這個訊息廣播給所有區塊鏈機器,這個訊息是通過你自己的私鑰 (一個數字) 簽名過的,大家可以用你的公鑰 (另一個數字) 來確認這個訊息是你發出來的, 一個公鑰代表一個帳戶,每個公鑰擁有多少比特幣、做過那些交易是公開的資訊。區塊鏈機器收到廣播訊息後,就會試著把你這筆交易記錄和其他收到的交易記錄存入下一個區塊,下一個區塊需要先能解開一個困難的數學計算才能存入,每台機器都忙著解開這個困難的數學題,先解開數學問題而存入這個區塊的機器就會得到比特幣的獎賞,也就是「挖礦」的獎賞

比特幣的特點是它是完全無中心的,也就是說它沒有發行的中央單位,它是由一群不受控制的自由機器組成的,因為需要計算力去寫入區塊,它也很難被假造,比特幣的總量會隨挖礦的行為緩慢上升,但是最終會停止,到最後參與挖礦的機器將不會再得到新生的比特幣,而只會收到交易金額的一小部分做為手續費。所以比特幣的數量是穩定的,不像政府發行的貨幣,政府可以用不同方法增加貨幣的數量,這樣做會稀釋原本貨幣的價值

儘管有這麼好的特性:無中心、安全、數量穩定。但是比特幣到底有什麼價值,就算它有這些特性,為什麼我要用錢去換?它畢竟就是只一組號碼而已 (你的私鑰)。比特幣的價值在於所有人對它的信心,你覺得它能交換到真實的商品,所以你願意用真實的商品去交換它,因為你相信之後也可以拿它跟其他人換成別的商品。這種群眾信心推疊成的價值,最大的困難在於無法估值,一個比特幣應該值多少錢根本沒有一個合理的邏輯可以解釋

舉例而言,股票和房地產,這兩種大家常常會投資的東西,相對起來就有合理的估值方法

股票,股票代表擁有一家公司的其中一部分,股票的價值取決於公司的價值,公司的價值在於它可以生產商品或服務來獲利。一家公司的真正價值等於在它生命期間所能賺到的所有淨利,折現成今天的現金。所以你可以用各種模型去預估它未來的淨利,再估計它今天的價值

房子,房地產的價值在於居住或是商業用途,不管是居住、辦公室或是店面,都可以把它簡化成租金收入,自住的房子可以當成自己付了租金給自己。房地產的真正價值等於在它生命期間所能賺到的所有租金、扣除地稅和修繕成本,再折現成今天的現金。跟公司很像,你可以用各種模型去預估未來的租金走勢,再估算它今天的價值

題外話,用這種方法估值,台北的房地產整體而言我覺得房價太貴,因為現在的租金相對房價來說非常的低,人口發展趨勢也看不出未來租金會有大幅度的成長,房子的價值脫離不了租金,租金不漲房子就沒價值。台北的房子好比一家本益比很高的公司 (我估計很多房子都是50以上),營收不見成長,又沒有長期的核心競爭力,這種時候,不管它過去價格怎麼瘋漲,都應該遠離它。價格偏離了真實價值的狀態是不會長久的,最終市場會正常運作,讓價格反映真實的價值

股票和房地產為什麼會有價值,因為它們最終產生了人們所需要的商品或服務。房子生產了居住服務,所以能產生租金;公司生產了某種服務或是商品,所以能獲利。股票和房地產的價值,背後是人的真實需求,這種內在價值是穩定而真實的

比特幣顯然不能跟股票和房地產比,因為它根本沒有內在價值。它應該拿去跟其他的交換媒介比較,像是政府發行的貨幣或是黃金,或是古代人用來交換東西用的貝殼、銅錢,或是監獄裡面犯人常用來做為交換媒介的香煙

官方貨幣,這種政府發行的小紙條沒什麼神奇之處,它就是印了一些圖案的紙。但是有一項無法取代的基本價值,就是繳稅,每一年政府都要大家上繳這些小紙條,所以大家每一年都一定要去收集一定數量的小紙條才能繳給政府,才不會被關到牢裡。因為所有人都需要這種小紙條,所以市場上每個東西也都能用穩定小紙條的數量去交換。這種小紙條幾乎可以換到一切的商品和服務,這給了它穩定的價值。只要政府還在,繼續跟大家要小紙條,它的價值就一直在,但是想想如果沒有政府,錢根本就不值錢。比特幣某些方面跟這種小紙條很像,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沒有一個每年都跟所有人要比特幣的政府,這一點非常關鍵

黃金,黃金本身就有實用價值,黃金可以拿去做成珠寶手錶,也可以拿去做成工業或醫療材料,例如假牙。即使所有人都不收藏黃金了,還是會有人買進黃金去做基本工業原料,這種穩定的需求讓黃金的價格不會跌成零。和比特幣相比,比特幣並沒有工業或是鑑賞價值,它只是一串數字,一段數字亂碼對大部分人來說實在沒有任何實用價值。不過黃金的價格超過它的單純工業價值,許多人收藏它是因為它的交換價值,黃金也沒有很好的估值方法,這一點跟比特幣就很像,所以比特幣未來也有可能變成像黃金這樣的東西。但黃金只有一個,是唯一有這種特性的金屬 (銀也有點像,但地位不可同日而語),比特幣則是幾百種虛擬貨幣中的一種而已,不具有唯一性

有件值得思考的問題就是,投資比特幣賺來的錢,是那來的錢?今天比特幣的總值是1319億美金,所有持有比特幣的人在計算他們財產的時候都會把這些錢算進去,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突然平白多出了1319億美金的錢,但是這其中並沒有實質的商品或服務產生。其實比特幣多出來的錢就是發行貨幣的錢,就跟政府增加貨幣數量 (俗稱的印鈔票) 多出來的錢是一樣的,只不過這次印鈔票的不是政府,而是挖礦的群眾。這跟世界上多了一家值1300億美金的Nvidia公司是不一樣的,這間市值相當於比特幣總值的公司提供GPU晶片,是3D圖型、VR/AR、人工智能、無人車、還有用來挖比特幣的挖礦機的重要元件,這間公司對人類是有實質價值的

做為一個分散式系統的開發人員 (我曾經參與過Hadoop和Hbase的開發),我相信區塊鏈這種無中心的資料庫應該有很多使用場景。但是對比特幣這類眾多的虛擬貨幣我還是很懷疑,很多人拿比特幣去類比17世紀的鬱金香狂熱,我覺得這樣的類比也有它的道理。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比特幣已經漲到接近八千塊了,雖然我說它沒法估值,但是我猜它還會再漲下去。最後結局如何,它會變成鬱金香?還是新一代的黃金?將來會變成21世紀的比特幣狂熱?還是21世紀的官方貨幣的終結者?現在沒有人知道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投資的本質

以前一直看不懂用資本賺錢這件事,覺得有些人憑什麼可以不事生產、不勞而獲,似乎社會上分成兩種人,一種人付出勞動,生產商品服務,另一種人就是白白享用前者的產出

一直到後來才慢慢了解了什麼是投資。事實上,資本本身就有自己的生產力,那些擁有資本的人,並不是不事生產,他們或許可以不勞動,但是他們的確是有生產力的

以前經濟學學過,生產要素是土地、資本、勞動和企業

隨著人工智能和各種自動化技術的進步,在未來的生產要素裡,勞動力的參與可能會漸漸被弱化,隨著各種商品和服務的虛擬化,或許連土地也不會是生產力的稀缺資源。有可能未來只需要資本和企業就可以生產出商品和服務,我相信世界正在朝這個方向前進。我又要拿我的前東家來舉例了,市值5000億的Facebook,只有2萬名員工,相對來說它需要的勞動力是極低的 (一名員工分得的市值是2500萬美金)。它的服務實際上全都是由數據中心裡面的服務器所提供,而一個巨大的數據中心裡面大概只有20個員工,數據中心雖然佔地廣闊,但是都是處在土地成本極低的荒涼之地,即使Facebook現在把所有員工都裁掉,只要數據中心有供電,網路等基礎設施還在運作,它的自動化服務也可以一直跑下去 (只是沒有員工,就不會再有持續的創新)。未來像這樣的企業可能會越來越多,需要極少的勞動力,只需要資本就能運作的企業。我舉這個極端的例子,只是想解釋,資本本身就是有生產力的東西

另外資本也不單單就指買來的設備和硬體,事實上員工的薪水,電費等消秏性的支出,也都需要資本,一家企業要運轉就是需要資本,資本是企業的血液

投資的本質,就是擁有資本的人,運用他們手中的資本,去產出商品和服務

工作的本質,就是擁有勞動力的人,運用他們手中的勞動力,去產出商品和服務

想一想這兩者並沒有什麼差別,兩者都有生產力,只是工作的人用他們的勞動生產,投資的人用他們的資本生產,兩者使用的資源不同。我們不該把資本收入當成不義之財,而要把它視為一個正正當當的生產行為,就像工作用雙手賺錢一樣正當

了解了投資的本質之後,我就不會想做一些短線的投機活動,例如當日沖銷等行為,因為它跟投資的本質是互相抵觸的,你的資本早上才給了企業,當天又拿了回來,這樣怎麼會有生產力呢?那些短線的行為都不是投資,而是投機,是一種零和遊戲,你賺的錢並不是因為企業拿你的資本去生產商品或服務,你賺的錢只是另一個投機客賭輸給你的。另外買比特幣也不算是投資,因為比特幣本身並不會產生任何商品或是服務,並不會滿足任何人的需求,只能算是投機

我們大部分的人都參與了工作和投資這兩種活動,一方面我們去工作提供自己的勞動力,一方面很多人也把自己賺來的資本拿去投資。但這兩類收入:勞動收入和資本收入,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那就是投資的收入是指數增加的:資本賺錢之後,又會產生更多的資本,如果你再把這些生產出的資本拿去投資,它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數學上,這是指數函數的成長,就是兩倍變四倍,四倍變八倍式的成長

工作和投資收入還有一種很大的不同,就是資本是可以轉移給別人的。一般而言你的勞動技術會隨時間變強,所以你的勞動收入也會隨時間越來越多,但是最後你不能把你的勞動技術送給你的小孩,讓你的小孩一出生後就像你一樣變成熟練的工人。但是資本不一樣,你可以把你的資本送給你的小孩,只要他跟你一樣好好投資,他可以賺得跟你投資的時候一樣多。有人或許會認為這種資本遺傳是不公義的,不過你想一想有人遺傳得到好的長相、聰明才智、身高體型,那麼為什麼遺傳得到資本就變得不公義了,每個人的出身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只能說我們大部分的人生成就其實都不是靠自己決定的,很多人覺得他得到的一切都是靠他自己,這是一種錯覺,例如要是我是在平壤出生,而不是台北,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裡寫這篇文章了

資本收入的這兩個特性:指數增長和可轉移。最終的自然結果就是會導致社會貧富不均,因為富人的雪球比你大,他再滾就會比你的雪球滾更大,因為是指數增長所以兩者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再者,有錢人死的時候會把他的大雪球給他的小孩,到時候他小孩的雪球還是比你小孩的雪球大,繼續滾下去差距又會再度拉大。

遺產稅是一個解決財富過度集中的辦法,至少富人死後傳給小孩的雪球相對來說會小號一點 (提外話,最近美國的減稅提案,包含了完全廢除遺產稅)。另一個方法是收資本稅,也就是直接對持有的資本收稅,例如你可以每年對有10億以上的富豪收取1%的資本稅,這樣淨資產100億的富豪每年會繳1億的資本稅,這是最直接的劫富濟貧。這件事的困難在於富人可以輕易的在國際之間轉移資產,你很難有效的清算他們的資產。另外就算可以執行,這樣的收稅也可能對經濟帶來衝擊,投資的反面就是消費,如果收取很重的資本稅,那麼富人寧可把錢花掉,也不寧資產被政府拿走,他可以拿去買私人飛機、遊艇、藍寶堅尼、鑽石、開Party夜夜笙歌。我們是希望社會上最富有的人拿錢去投資成立Tesla、Google、Facebook、Amazon這些改變人類生活方式的偉大企業,還是希望富人花錢去給他們自己享樂?(關於資本稅,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二十一世紀資本論>>,<21><21>很厚的一本書)

貧富不均在未來會是更嚴重的問題,之前提到勞動力在生產要素裡面會變得越來越不重要,資本相對來說更重要,這樣的趨勢會讓用資本收入賺錢的富人更加有錢,資本也會一直集中化。想想看在未來,一家無人車載客服務公司,可能只需要少量的軟體工程師和財務、市場、運營人員,就可以取代全世界所有大城市數以萬計的計程車司機,這家公司需要大量的資本但只要極少量的勞動力,它產生的大部分收入都會是資本收入

在馬克斯的<<資本論>>裡,資本家被定義成佔有生產資源,靠剝削勞動榨取剩餘價值為生的人。姑且不論「佔有」「剝削」「榨取」是多麼主觀負面的詞,如果未來的無人服務,例如一家無人商店服務,真的一個人也沒有,所有的事都是機器人做的,那麼又有誰的勞動力被剝削了,那什麼又是剩餘價值呢?所有的價值都是資本帶來的價值

工業革命的時候,人們認為機器會完全取代人類,但是人類勞動力轉移陣地,去做了一些機器無法取代的事,而且創造了新的需求。工業革命取代了人類的重複簡單動作,AI 能取代人的層面又更廣,原本非常複雜只有人類能勝任的事像開車、下棋,現在機器能做了,未來勞動力的價值必定會發生變化,勞動收入和資本收入兩者的分配也必定發生變化。其實我覺得人們現在對 AI 的預期太過樂觀,對 AI 的想像太過浪漫,把 AI 當成神一樣,甚至覺得 AI 會有意識,在我們對意識了解不多的情形下,相信一塊由矽和銅製成的電路會有意識,實在是很荒謬的幻想。我猜測在我們這幾代人之內,AI 是可以取代某些複雜的人類行為,但是還是沒辦法取代人類的商業創新 (尋找、並滿足新的需求) 和科技突破 (科學發現和新技術的開發)。如果有一天 AI 能取代人類的商業創新和科技突破的時候,人類就可以完完全全不需要勞動了,到那一天,人類社會現今以自由市場為主的經濟結構,就會徹底的發生變化 (可能得要實行共產主義,社會才能運作)。但我猜測那一天要非常久,我猜現在所有的人都無法活著看到那一天

回到現實。在這個時代,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要認真去思考怎麼去提升自己的資本收入,要像對待勞動收入一樣認真對待它,就像你不會讓你的勞動力閒置一樣,不要讓你的資本閒置。因為資本收入隨著科技進步會越變越重要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郭台銘

前幾天戰鄉民的時候,被一個鄉民問到為什麼我覺得台灣社會反商,我舉了一個實際例子,就是我覺得台灣有一個商人,沒有得到社會應該給他的肯定,反而很多人 (尤其是鄉民) 給了他很低的評價

那個人就是郭台銘

在台灣我最佩服的兩個企業家,一個是張忠謀,另一個是郭台銘 (其實佩服的企業還有很多,林百里、曹興誠… 這些一手撐起台灣電子業的企業家,但最為佩服的是這兩位)。他們創辦的台積電和鴻海也是兩家台灣最好的企業,如果一定要我投資台灣的股票,我會買這兩家公司

跟台灣很多靠特許經營、政府關係或是房地產致富的商人不一樣。郭台銘是一個白手起家,在競爭之中活出來的商人。在電子製造業的激烈競爭下,靠著策略、執行力和投資收購,一路打造出富士康這個企業帝國。每一隻iPhone,還有我最喜歡的Kindle,都是郭台銘這家公司製造的

鴻海是一家製造平台,為像Apple、Amazon這樣的公司提供快速低廉的製造服務。因為有這樣的平台做為他們的伙伴,所以這些公司不需要管理上百萬名製造業員工,就可以在短時間內在太平洋對岸,製造一大批出他們想要的高品質電子商品

比起台積電,我更喜歡鴻海的一點,就是它為更多貧窮的人帶來了工作 (百萬個工作)。製造業低薪的工作在某些人眼光裡覺得很可憐,工作條件很差,工時很長,而且他們又買不起iPhone,但這樣的工作為什麼卻有人要做?原因就是這個工作機會是他所能找到最好的機會了。比起農村裡的殘酷赤貧生活,要考慮先給自己吃還是給小孩子吃的日子,富士康工廠的收入是穩定的經濟來源,工廠的集體生活可以省下錢,還可以寄回給農村家裡

在1981年,全中國有88%的人活在赤貧的狀態以下 (赤貧:剛好能吃飽活著的狀態,以現在的物價定義為一天消費1.9美元以下),到了2014年,這個數字已經驚人的降到了4.1%。這是一項非常了不起的全人類經濟成就,有好幾億人口脫離了連基本溫飽都沒法滿足的貧窮生活,可以開始追求人生中除了吃飽之外其他的事物。雖然中國很多地區仍然存在貧窮,但是我們不能否認這樣驚人的進步,而這樣的經濟成就,中國的製造業功不可沒,像郭台銘這樣的製造業商人在裡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是他把西方世界的錢,帶給了太平洋這邊的窮人。當鄉民們躲在他們的鍵盤後面,抗議社會貧富不均的時候,被他們討厭的、瞧不起的郭台銘正在真實的為全世界解決貧窮的問題,這麼多年以來,他也做到了,帶領了無數製造業的家庭脫離貧窮

我覺得用商業方式,帶給貧窮人群工作機會比捐錢還要有用,這不僅是可持續性的收入,還可以帶給工人技能、學習機會、自信,比起讓他們排隊領捐款強得多

除了在對岸帶來工作機會,郭台銘也在台灣本土創造了很多高薪的工作。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懂為什麼鄉民要討厭郭台銘,就因為他說了「民主不能當飯吃」這類的話嗎?民主的確不能當飯吃啊,很多東西都不能當飯吃,不代表就是說它不重要。愛情不能當飯吃,爸媽也不能當飯吃,鍵盤也不能當飯吃,但這些東西都很重要

附上一個ted talk,講中國製造業員工的故事,很好看的一個talk,推薦看

製造業給貧窮人口帶來的機會可能沒辦法持續幾年。未來在有 AI 強化的自動化工廠裡面,有些現在只有人類的眼手能做的事,未來機器也能做,到時候就不會留下太多人類能做的工作了。這將會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值得大家一起思考